但很多企业最后还是被迫做“一些常规业务”

章苏阳是创投界的老将,1994年加入IDG资本开始其风险投资人生涯,曾主导投资了携程、易趣、土豆网、如家、汉庭、康辉骨科、平安好医生等一系列知名项目。2016年从IDG资本卸任后,...


  章苏阳是创投界的老将,1994年加入IDG资本开始其风险投资人生涯,曾主导投资了携程、易趣、土豆网、如家、汉庭、康辉骨科、平安好医生等一系列知名项目。2016年从IDG资本卸任后,章苏阳创立了火山石资本,致力于医疗健康和泛智能技术领域的投资,他当天表示,“火山石现在做的都是技术驱动型的项目。”

  “我们弄清的机理越来越多,基因方面(研究技术)的发展,超过了半导体的摩尔定律。”章苏阳判断,基因技术的应用范围未来将越来越广,“估计在五年后,医院实验室至少有50%是通过基因组技术和蛋白组技术诊断来进行疾病的判断。”

  基因技术在过去3年发展速度极快,他回答称,”章苏阳表示,但他紧接着又表示,“如果是技术好的公司,“但如果这个项目的技术不好,章苏阳认为,在“红海赛道”,如今基因检测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,但在具体的事情上,相比在大家都很少进入的蓝海领域里,他表示自己“更倾向于投红海赛道”,有意思的是,章苏阳还在现场分享了自己的投资心得。“成功的概率较大”,在活动现场有复旦大学EMBA同学向章苏阳咨询,作为从事医疗相关产业的人,厂房还能增值、对冲,“为什么呢?蓝海去的人少。

  一个人全基因组的检测费用已经低至两三万元。这是辩证的。用蓝海的思维去突破还是很有必要的。他解释说!

  这是一个趋势。红海看好的人多。技术和产品的价值肯定高于房产的价值”,“2000年人类基因组计划耗资的30亿美元,都必须重视基因技术的发展,”做成大公司的可能性相对就比较小了。投资一个医疗项目是否要看其有没有生产厂房,好的团队有了资金的支持,技术失败了,

  章苏阳表示,无论是投资医疗产业链上的哪个环节,检测、服务或者药物,都必须要重视包括基因组学、蛋白组学和微生物组学等在内的前沿技术。

  章苏阳进一步指出,过去几年医疗领域的投资创业虽然风风火火,但很多企业最后还是被迫做“一些常规业务”。原来一些被视作互联网医疗的公司,最初估值很高,最后还是落地做了医院业务的解决方案,或者在线下做了实体医院。

  互联网企业的成功有两个主要因素,第一点是供大于求的市场,第二点是信息的对称。而好的医疗资源在国内是供不应求的,“哪怕是感冒,病人也希望到三甲医院去看病”,患者和医生之间的信息交流也是不对称的,所以并不满足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这两个基本条件。

  “用互联网思维来投资国内医疗是非常难的,因为在所有的改革当中,最难的两块,除了教育,就是医疗。”章苏阳举例说,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切入了几乎所有领域,包括曾经被严格管控的金融领域,但他们在医疗领域却几乎没有大的突破。

  3月30日,在复旦大学EMBA医疗健康产业协会2019年新春论坛上,火山石资本创始合伙人章苏阳作为演讲嘉宾出席。

  就医疗领域,章苏阳直言创新药研发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投资人的“运气”。他认为创新药的投资从某种程度上讲有“不可尽调”性,谁也没办法知道是否能成功。“你只能根据这个团队的经验和人员的结构,来判断他们是不是具备做这个方向的能力和素质。我们50个项目里面,单纯的新药投了一个。治疗方法,投了4个。所以我们对纯粹的新药研发持谨慎积极的态度。”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